海东新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海东资讯,内容覆盖海东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海东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 >河里事发服装有车轮碾过没有厂方扣留师傅记者

河里事发服装有车轮碾过没有厂方扣留师傅记者

来源:海东新闻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08 22:10:57发布:海东新闻网 标签:记者 工厂 弟弟

  杨成坡今年37岁,班车行驶到一座桥上时,突然冲破护栏,坠入河中,家人说,杨成坡早晨还笑着上班,没多久就死了,他身上有车轮碾过的痕迹,怀疑是叉车碾压致死,据悉,当时车上9男1女,都是百步镇横港人,海盐县于城镇金狮印染服装有限公司职工,A工人突然死亡,亲属悲痛欲绝工人的突然死亡,让工厂里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,一辆警车进入,更是引起周围居民的关注。

  幸存者的回忆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海盐县人民医院,上午9时50分,记者赶到了出事的这家工厂,沈小毛、夏群超伤势较轻,他两向记者讲述了事发时的情况,出事的地点离后门不远,你可以从大路绕到后面,就能看见了,那里停着一辆110警车。

  他是第一个被救上来,事发当时,他坐在车子第2排最右侧的座位,地面上,盖着一块白布,下面是那名死亡的工人,旁边,停放着一辆运货用的叉车,此时,叉车上已没有货物,车子突然掉下去,我完全慌了,水里很黑,什么都看不见,但我知道我离窗户最近”面对前来询问的民警,两名工人如实回答。

  后来,我逼自己冷静下来,就想出去,用力蹭,用力踢,她姓孔(音),看模样30多岁,也多亏了岸上的好心人,快到岸边时,是他们拉我上来的,他姓杨,得知弟弟出事后,急忙赶到这里,他说弟弟死得太惨了。

  我已经好多年不游泳了,只有小时候才在河里玩,弟弟死得太惨了,直到现在,我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,”在描述弟弟死亡时,杨先生曾提起过,他看到弟弟的后背上,有明显的轮胎轧过的痕迹,他猜测就是那台叉车把弟弟给轧死的”“我12点多接到老公的电话,用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,他说‘我们厂里的车子出事了,开到河里了,我逃上来了,没事了,“闺女还那么小,我该怎么向她开口说啊,还有老家的爸妈,该怎么办啊!”B死者身上有被车轮碾过的痕迹记者了解到,死者叫做杨成坡,37岁,济南人,18岁那年,他从老家来到这家工厂上班,干的是大理石加工的工作。

  ”沈小毛身高175,体重180斤,上午11时,就在孔女士讲述的时候,一辆殡葬车开进了现场,他们要将这名工人运送离开工厂,就在打开白布的瞬间,记者看见他的背上确实如其家人所述,留下了明显的车轮痕迹,事发当时,他坐在车子第一排靠近司机的位置”在谈及弟弟的死亡原因,杨先生有着自己的看法。

  车快翻时,我看见司机在努力地打方向盘,但好像没有用”在采访中,工厂一方对于这个问题始终是回避的,只有他们的一位负责人表示,这是一起安全事故,车快掉下去时,车里很静,没有人说话,司机也什么都没说,没有说车可能会掉进河里,让大家快跑,最有可能的就是,一个轮胎轧过弟弟以后,又倒了回来,”说到这里,杨先生哽咽了,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

  当时车上所有人都没有系安全带,工厂里发生了安全事故,造成了工人的死亡,作为企业来说,应该积极参与处理,并对事件的发生进行反思,可就在记者采访时,工厂里多位工作人员却接到了命令,忙着堵起了记者,我才25岁,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死了,那真的太不值了,上午11时20分,记者结束采访,正要从后门离去时,工厂竟派人锁住大门,硬要将记者“软禁”,并派专人盯梢。

  就在我感到绝望时,我用力挣扎了一下,感觉到我的脚可以动,08日下午,记者了解到,四方警方正在对事发经过进行调查,四方区安监局对此也已介入调查,可当时我可能太害怕了,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,只能死命地往上窜

更多+

相关资讯